武汉数学老师一年内坐拥百万“学习粉” 让枯燥难懂的数学化繁为简

2019-12-20 15:42:35

来源:武汉晚报

“抖音创作者学院合作讲师”王文勇

正在录制短视频的王文勇

“勇哥超级数学”不断获赞

12月18日,抖音在北京举办了主题为“知识·创造·美好”的“2019DOU知创作者大会”,并展示中国首个短视频知识普惠行动“DOU知计划”首年“成绩单”、表彰2019年在短视频知识普惠方面贡献突出的抖音知识创作者、同时公布了抖音持续深耕知识普惠的系列措施。

大会现场,来自武汉的数学老师王文勇荣获“抖音创作者学院合作讲师”称号,得益于自己的努力与“DOU知计划”助力,王文勇一手打造的“勇哥超级数学”在一年时间内坐拥120万“学习粉”。

接受武汉晚报记者采访时,王文勇说出自己的梦想:“接触抖音之前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学老师,但现在我变得更有使命感了。我希望让更多的人可以通过学习知识,改善生活,改变命运!”

相信知识改变命运

让枯燥难懂的数学化繁为简

对于众多人而言,数学可能是枯燥乏味的,但对于王文勇而言,数学却是代表着简单和快乐。

从小学到中学,众多科目中,王文勇最喜欢的就是数学。他说,每当自己解开一道全班同学都不会的难题,那快乐简直不亚于吃了一顿满汉全席!而在当年的中考中,他得了全校唯一一个满分。现在想来,他仍然觉得很骄傲。

跟众多从农村里走出来学生类似,命运给了王文勇一个比许多人都要低的起点,家庭的拮据让他更懂得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。2006年,王文勇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位于西安的陕西科技大学,就读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。整个班里,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电脑的人,也是唯一一个经常凑不齐学费的人。

为了挣学费,王文勇当起了家教。回忆起当年在西安一边上课、一边做课外辅导的艰苦时光,他说:“哪怕是每天揣着馒头去上课、去挤公交给学生补课,只要能有学习的机会,我就心满意足!”

2015年线上教育开始风行,研究生毕业后的王文勇果断试水,线上教育的崭新模式一下子就刷新了他对过往线下教育的认知。“一个老师可以给几百个学生同时授课,学生来自全国各地,教师的影响力和知识的传播效率也大大提升。”

为了活跃课堂气氛,王文勇特意追一些综艺节目、影视剧,甚至关注一些网红、流量明星,他说:学生们爱看什么,自己也会多关注一些,这样学生才会感觉被理解,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。而学生们总是亲切地称他“勇哥”。

数学是枯燥复杂的,王文勇却总能让数学变得简单有趣。比如,讲函数问题时,王文勇不是照本宣科地说:函数x与y的关系可以一对一,多对一,但是不能一对多。他告诉学生:函数x与y就像孩子与妈妈,一个孩子可以有一个妈,多个孩子也可以有一个妈,但是一个孩子不能有多个妈。这么一个生活化的比喻,学生们听了秒懂,再也不怕记错。

扎实的教学水平,轻松幽默的讲课风格,生活化的教学语言,让独树一帜的“勇式数学”,在网上积累了良好的口碑,在学生群体中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。

一个视频带来百万级流量

抖音带给他带来使命感

短视频社交平台来临给予知识创作者更多种可能,15秒、1分钟、3分钟时长视频会将用户碎片化的时间合理利用,而抖音给了“勇式数学”一个全新的表达方式。

2018年,王文勇离开之前供职的线上辅导机构,正准备开创自己的线上教辅品牌时,恰逢抖音火遍全网。王文勇说:“其实开始想法就是试试,起初我是用15秒解一道题,让大家见识到我的‘解题大招’!”

2018年6月的高考前夕,王文勇以“@勇哥超级数学”账号,发布了首个讲解数学的视频,收获了814个点赞,随后的几个,也都不愠不火。而在高考结束后,他又陆续录制了几个解析高考题的视频,其中一道题他用初中的方法就做出来了,当时就涨了二三十万粉丝。

另一个让王文勇始料未及的是,抖音上竟然有这么多年轻人喜欢数学。一些数学技巧类的教学视频、全民参与的简单趣味数学视频,有时能收获1000多万的浏览量和几十万的点赞。

近年一年多来,“高产”的王文勇总共上传了800多个视频,平均每天都要发布两三个,总共为他积累了120多万粉丝。“你们的勇哥又来了!”这是如今王文勇上传每个视频的开场白,“视频记忆点”开门见山,30秒以内的解题大招展示让粉丝大呼过瘾。

如今,结束近10年来线下授课的王文勇,开始带领一支团队,专心做自己的线上教育品牌。他把更多的时间,都用在了研发教学内容和品牌宣传上。现在平均一周只需要上几个小时的课,可实际收入却翻番了。

物质充裕了,但勇哥还是当初那样简单朴素。位于武汉水果湖的工作室,王文勇展示了他短视频制作工具,一部手机、一台Pad、一部笔记本电脑、一块二手电子黑板所有设备总价不超过2万元。

“在抖音,最平民的设备也能拍出百万次传播量级的作品。”王文勇认为,抖音带来的巨大流量让自己有了使命感。

今年5月,王文勇受邀为浙江淳安县山区的孩子们义务授课,无偿捐赠了价值100万元的网络课程。王文勇说:“在当地的学校,一年内考上一本大学的学生数量几乎为零。我希望,能用自己的数学知识,帮助这些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,看一看外面的世界。”(文/记者章胜 图/通讯员潘悦)